天水话写的故事甘肃的方言笑话

时间:2017-12-19 笑话故事 我要投稿

  耶晚,我梦了个怪挺的睡梦。我梦绰我在我呀呀家站亲戚着哩。我呀呀说:“你吃凉粉吧?”我说:“有么瓜瓜撒?要不调上一碗然然也能成。多宜放些兹麻,或来放蒜!”我呀呀说:“在娃娃,你看还太地很!”

  吃啪,呀呀端上来一盘毛栗子叫奥几个吃,还说:“或来把皮皮往缺地尔,我忙地很,莫时间打着。”将说啪,我吃了个坏的,“呸”地一口唾在缺地上,呀呀气地说:“你个破家务鬼,一哈也出去耍起起!”我就和我兄弟出来了。

  在行套碰上一个一大的联手,莫说两句话就训开我了:“你损藏涅人大了,碰上眼皮一翻臧哈的认不地。你看,说话还给我扁言子哩。”我笑着说:“亏牛的人,我萨时候给你扁言子来?”“将将你说萨?耶过就耶过目还说昨天,中归就中归目还说中国……”呕地我骂着说:“你或来亏牛的先人了,尽胡谝哩。”

  正闲广着哩,突然看绰改上围哈一堆人,中间活吵吵地好像有人在骂仗。一大的说:“怕是两个老汉打捶着哩。”奥三个就跑过去,挤进去一看,原来两个人在下棋,半个的这个所自该下,外个所务该走,脖子青筋咋哈,正呛着哩。一大的饶了卡笑着说:“哎,懵地锤打朵脑哩,在棋自该走……”正说着哩,一个下棋的头抬起说:“你个碎端四,不回去帮你妈干点活尽,跑自达组撒哩?”一大的一看,脸流流地走了。原来,外个人是他答……

  我一哈笑地康子都疼。兄弟说左里莫事干,去滑旱冰吧。我说你会吧。他说不太会,你教我吧。奥两个就去旱冰场了。将穿上亥我兄弟就拌了个马趴子,我登了几把都登不起来。将将把他登起来,突然看绰务安几个碎斯狗缠一个米子着哩,两个坏损在涅半个滑来滑去,还庆给涅米子挤眉弄眼哩!我心里一阵涨气,就甩开兄弟的手,想过去来个英雄救美。刚要滑过去,就听绰身后“啪”地一声响,回头一看,原来兄弟又拌了个马趴子,疼地吱哇哇地叫唤。我说:“你挫一阵缓地卡,我过起一哈。”

  我过去把两个碎损给骂了一顿,两个损还给我呛嘴里,我眼一瞪汉了一声:“在给我吱哇哇吼我把牛的风子就给牛清了!”两个损不敢嗯了。我把米子迎过来拿奥一大耍。外米子不太会滑,东倒西歪地,我就慢慢给她教开了。兄弟叫我教他,我说等一阵,叫了几参我都不理实。兄弟急了,声音大挺地喊:“或来以为我晓不地,你看绰涅米子长地心疼,就立故然涅哩。” 半个的人都扰开奥了,我难打正挺,脸扑拉一哈红了。心里想着:“在碎损真果介着哩……咦,回起要给判一顿哩!”

  出来之后,有一点饿了。就到摊摊上一人吃了一碗浆水面。兄弟说莫吃饱,我说:“你碎损的饭量还不小,要不给你再买一片锅盔啃起?”在碎损竟然说:“我又不是麦客子,谁干啃锅盔哩!”最后他吃了两个肉加馍,吃啪还喝了两晚醪糟,还闲莫吃饱。我骂着说:“你恶鬼掏肠子着哩,等你吃饱了,哥哥我的钱包也饿了。” 正说这里,“咔嚓嚓”天爷猛然果体一个响雷,紧接着就下开白雨了,奥寻了个墙果牢站哈避雨。一个老汉胡子翘哈正买拍着哩,说牛看云黑压压地,怕有大雨里。我心里想藏咋弄里,我闲得,在碎损穿地自目少,给涅感冒了咋办,我呀呀自目吃钱带,回去把我就骂死了…… 谁知道过了十分钟雨就停了,日头都出来了,外老汉刨着光头一个劲地说:“在天爷,怪哪那地……”

  正要往回走,突然改上的人一起乱跑开了,登住一个问了一哈,说着将将一个累把一棵大树劈开,树里一个熊哈哈跑出来,撵着吃人哩。我不信,心里想这些人莫加都梦睡梦着哩,大白天阿大来的熊哈哈……正想着,就看见一个房一样大的熊哈哈嘴里抬哈一个人,正往过来跑着哩,我哈坏了,一把抱起兄弟就挣死亡命地往回跑,跑啊跑,跑啊跑,把我挣地气都连不上,突然,决地哈勾了一哈,我就抱着兄弟滚哈悬崖了……

  灯猛一哈亮了,我妈跑进来问我大半夜叫唤撒哩?突然她笑了,原来我正抱着枕头在床底哈躺着哩……

天水话写的故事甘肃的方言笑话相关推荐